客家頭條
1.承蒙鄉親支持與肯定 預定7月13日至15日 在台北圓山劍潭海外青年活動中心舉辦的第29屆全國客家夏令營活動 文化營報名已經額滿 即日起只接受補位報名 而親子營受少子化影響 尚有餘額 歡迎推薦報名 承蒙 按仔細 2.歡迎 刊登客家雜誌廣告與訂閱客家雜誌 3. 客家風雲1-23期暨客家雜誌1-225期編輯目錄(1987年至2011年)已建置於客家雜誌專欄請點入瀏覽參閱

乘興而去,敗興而歸──參加中寮鄉客家桐花祭活動有感

2013.05.24      

陳羅水(國立聯合大學客家語言與傳播研究所研究生)

 

在聯合大學客家語言語傳播研究所最後一年,為了拍攝《閩客一家親》之記錄片,我的記錄片主角之一賴禮元先生,打電話給我,4月20日希望我去中寮鄉拍攝中寮鄉的客家桐花祭,我因為影像資料上在蒐集階段,且長期以來一直在關心客家文化活動,當日雖已答應女兒去台中看立體書展覽,最後還是爽約。一方面帶著期待的心去中寮鄉,一方面帶著愧疚的心,跟女兒說抱歉,就驅車前往中寮鄉桐花祭會場了。

 

到達會場的時間比開幕時間略晚,但是節目卻尚未進行,找個適當位置趕緊架設攝影機,節目才由主持人透過麥克風邀請貴賓趕快入席,首先是由中寮鄉長張永輝先生致詞,張鄉長不知是個人的族群偏見,或是對客家族群的認識不夠,或是他個人的民主素養問題,在他上台劈頭就說:你們客家如何如何?如果這句話是由其他貴賓之口也就罷了。他不同,他是鄉長,他好像忘了他是中寮鄉的大家長,以一個鄉長的高度,對自己轄區內的客家族群的民眾,說你們客家如何如何?完全忘了他在競選鄉長的時候,還是眾多的客家鄉親用選票支持他的。身為中寮鄉的大家長,對於自己的鄉民理應一視同仁才對,在致詞時應當要以「我們客家人應當如何如何」,而不是只站在自己族群的角度去理解問題。

 

其次是主持人的問題,這個主持人聽說是專業主持人,但是在主持的時候,真的將“發音權”發揮得淋漓盡致,把以「客家」為主體的桐花祭拋開一邊,將整個活動當作是他個人的私人場域,大做人情,將台上的貴賓一一請上台致詞,因此光是致詞的時間就耗掉一個小時,而這些貴賓當中所致詞的內容,除了客家社團的中寮鄉客家協會理事長暨客家委員會的諮詢委員是用客家話致詞之外,幾乎「台閩語」的天空,這些貴賓要上台致詞,卻連一句「大家好」的客家話也不願學習,還要上台致詞?因此當南投市公所某官員致詞時說,要建議許市長說,南投市的客家人口數不多,而中寮鄉公所的桐花祭辦得如此成功,明年度的桐花季要和中寮鄉公所合併辦理,我當場就提出抗議,南投市的客家人人數為數不少,既然南投市公所不敢承辦,那就交由南投市客家協會(南投市客家協會刻正積極的成立中)來辦好了。

 

第三是中寮鄉某國中校長上台致詞,看得出來他是很努力想用客家話表達,但是奈何客家話的能力不足,這些我們能理解。但是這位校長可能想學習輕鬆詼諧的方式,以博取台下觀眾得喝采,然而他所用的方式卻是俗不可耐的譁眾取寵方式,畫虎不成反類犬,同時將客家人形容成三八兼土包子,貶低客家人。當初我以為只有我有這種感受,但是後來跟中寮鄉客家協會的成員聊天的時候,才知道大部分的客家人聽了這位校長的小丑般致詞,均感不是滋味,有如被羞辱一般。

 

現場諸多的媒體記者,大多聚焦在路旁的攤位上,所採訪的對象也都是一些歌功頌德的觀眾,我曾找一位女性的媒體從業人員,暗示她在離她不到十公尺的地方,有一群客家人非常不滿意今天中寮鄉公所所辦理的桐花祭活動,及主持人的主持方式,請她來訪問,不知道他是否對客家議題不感興趣或是純粹來此歌功頌德,她以微笑的方式來拒絕我的建議。後來因為我想到自己有帶攝影機,我想藉由我的攝影機來充當第三權的責任,結果要去拍攝的時候,他們委婉的告訴我,他們是在地人,如果以這種方式來報料,將來很難在中寮鄉立足,因此他們仍然試著去找主持人及承辦單位溝通,既然中寮鄉客家協會的人如此說,我一個外地人就不便多說了。

 

但是當他們溝通回來之後,節目沒有改變,反倒是主持人以握有麥克風「發言權」的權利對外說明,今天因為有很多外地來的朋友,他們不會講客家話,聽不懂客家歌,所以只好請客家的朋友們犧牲一下,何況現在族群融合,客家人不要太堅持自己的母語。這是什麼話?要客家人犧牲自己的母語,那以閩南人的母語就不能犧牲?今天是「客家桐花祭」,在以「客家」為主體的活動上,要客家人犧牲,這還像話嗎?反觀,我們各級政府所辦的活動當中,只要是沒掛名「客家」的相關活動,有哪一場次有安排客家歌曲?國語歌、閩南語歌、原住民歌,甚至英文歌、日文歌,就是沒客家歌。難道現場的觀眾都聽懂英文歌、日文歌?所以說,這種解釋很令人啼笑皆非。說不定現場觀眾也有專程來聽不一樣的客家歌曲,來感受不一樣的客家文化也不一定,只是他們手上沒有麥克風,他們的心聲主持人不知道罷了。或許知道,卻被主持人所掩蓋了,一般人也不知道。

 

當他們溝通無功而返的時候,我參與了他們的抗議行動,跟他們一起去找客家委員會的官員,但是那個官員不在現場,可能跑到其他鄉鎮看看各地辦理的情形。但是我卻把中寮鄉公所的承辦官員當成是行政院客委會的官員,所以直截了當的說出我對這次活動的失望感受,他說他是承辦人。我一聽他是承辦人,我更直截了當的說,這次的活動辦得有夠「糟糕」,簡直爛透了,他問我怎麼回事?我問:有人在辦理客家文化活動時,只給客家兩三個節目的嗎,其他的都是閩南語歌曲、國語歌曲,這是本末倒置。他說:是時間不夠。我說如果不是主持人時間控制不好,將時間都讓給一些無關緊要的致詞,時間會不夠?而且主持人不諳客語也就罷了,還不時消遣客家人,鄉長在致詞時更絕,他將客家人不講客家話歸咎於客家人,請問今天,你們辦活動為什麼不找客家人來主持,難道客家人沒有主持的人才?這分明是你們鄉公所在計畫時沒有周延的計畫,應付了事,鄉長要的只是客委會的經費而已,根本沒有把「客家」這件事放在心上,承辦人被我一大堆的怨氣,無法一一回應。此時也快接近十二點了,講了也無濟於事,因為活動即將結束,就暫且擱著,回到家中,越想越氣,客家文化活動不能就這樣給地方政府亂搞,因此想藉此機會發表一些淺見給客家委員會主事者一些意見。

 

  1. 提計畫時必須檢附活動節目,客家的歌曲或音樂不得低於全場的三分之二。
  2. 辦理活動當日主持人最好找客家人,或會說流利的客家話。
  3. 活動結束後,必須檢附DVD光碟片,嚴格審查活動(節目)內容,只要非客家的文化高於三分一者,按比率酌予降低補助經費,現在政府經費得來不易,錢要花在刀口上,才不會浪費人民的血汗錢。
  4. 客委會官員到達活動現場,不要只是遠觀,還要做些記錄,甚至與群眾聊天,多了解田野現場的氛圍。
  5. 客委會在全台各縣市辦完桐花祭時,應舉辦檢討會,參與人會除地方政府首長外,還要邀集客家社團負責人,將所見所聞開誠布公的檢討,如有辦理良好的鄉鎮,除給予褒獎之外,另外播放他們活動的DVD,好讓與會人員觀摩,做為下次活動的參考。

 

作為一個客家人,每當看到「客家文化活動」被糟蹋,心就在淌血,而經我詢問現場的客家人的意見時,他們也都有同感,但是卻因為身處在當地,也不好與之熱烈的爭取,事後又缺乏表達意見的空間,極其無奈。筆者在振筆書寫時,也曾一再猶豫,寫?得罪了媒體朋友、得罪了地方政府官員,得罪了客委會官員。不寫?客家人將會被繼續的蹂躪下去。雖然時間有點晚了,最後提起勇氣,還是完成它吧,希望借助貴刊一隅,表達個人的愚見。

 

客家委員會的回應(2013.05.27)

 

客家雜誌張經理義品:您好!  

   有關陳羅水先生投書客家雜誌「乘興而去,敗興而歸—參加中寮鄉客家桐花祭活動有感」一文, 本會說明如下:

   首先感謝陳羅水先生對客家事務的熱忱與關心,並針對參與客家文化活動,將所見聞提出建言,表示感佩!

   為增進國人認識及傳揚客家文化,本會推動並補助各級政府機關及地方社團辦理客家藝文活動,除藉以凝聚客家鄉親向心力,更希望吸納不同族群人們的參與,以認識客家、喜歡客家的好客情!同時透過客家藝文活動,結合文化、觀光及休閒旅遊,以活絡客庄產業發展。

   有關反應「中寮鄉客家桐花祭活動」地方行政長官致詞態度應中肯與宏觀,主持人宜以客語發音,且節目時間掌控不得宜及發言不得體乙節,本會已函轉中寮鄉公所參處改進。

 客家委員會     敬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kka226 的頭像
hakka226

客家雜誌社

hakka2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過的客家人
  • 此文中肯貼切,完整的反映了長久以來的活動現況,客家的活動都沒有辦法以客家母語發聲,又談什麼語言復興?說穿了就是。以客家名義舉辦閩南活動而已,就好比個縣市的客家文化中心找不到客家代表性食物,沒有會說客家話的人一樣 就是商人多了一處消費客家文化的攤位,這樣的客委會就像引清兵入關 把保留客語最後的基地客家庒也消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