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陳秀彩先生之遺風事略           劉雙章

    每逢回到美濃,筆者都會去爬山運動,順道去陳屋夥房走一走,大家坐在泡茶桌上寒暄聊天是常有的事,緣由與中醫師陳秀坤先生來往了數十年,漸而在這五、六年來也與他的兄弟陳秀榮、陳秀彩、陳秀德、陳秀添、陳秀通的家族們也漸漸熟悉,也許是大家談得融,說話投機,意識到的感受視為我是朋友,把我當做是自己人的看待,這也許是緣分吧!

    他們住在美濃獅山上河壩龜山路五十五號,陳屋夥房古樸典雅,絲毫不輸豪宅氣派,更印證了有傳統美濃客家醇厚味道,陳家世代務農,平日居家檢點,田園既廣,謙恭待人,屋宇宏模,睦里和友,不拘寒暑,勤勞農事,子弟挺秀,才儲學富,蘭孫崢嶸。

    在我的眼裡,他們的家風是「忠直」,和氣家庭氛圍緊繞著,在鎮內是僅有為少的家庭,真令人羨慕不以,也廣受一般人與他們如此互動也不具怪。一日裡曾有三、四部遊覽車到府參訪,他們很有修養,不曾有怨言,也笑臉常開,他們一點也不龜毛,又加上我同宗阿叔女兒嫁自陳家當媳婦,所以我們相聚客氣、坦然,互動是契合又尊重的。

    據所悉在某日秀彩叔騎機車與人會車閃身時,不慎跌倒,也無外傷,只覺身體不爽,一週後身體內臟疼痛現象嚴重,人也不舒服,有困苦感覺,急便住進榮總廿天,家屬為了隱瞞病情,不敢讓他知道得了脾臟腺癌,也已延伸感染到其他器官,他在養病期間,我兩次回家順道去看他老人家,雖在臥房休息,聽到我的聲響,還是迎面起身與我交談,他很有自信口吻說著:「很不解的為什麼?我身體還硬朗,走起路來快步如飛,好端端的身體,一下子病得那麼重。」話後他要端茶水給我喝,我即時勸他不用了。接著說:「劉先生,假如我會有那麼大的事情發生,我也會坦蕩蕩的走,多年來五谷爺的愛護,年紀已八十超出,也活著夠了,人本是生、老、病、死,這是自然的法則,五谷爺也知道我的為人,隨時我有準備。」聽到他親言的話,如此鎮定又無懼恐的舉態,在我的面前表露他的勇敢面對,真讓我不捨,內心感到即時的苦悶,因為平時遇到悲情感人的場景,竟是由不得我的壓抑,自然會淚水淌出,聽到他突其然向我表露玄語,更讓我感傷,一則祝他早日康復,神明保佑奇蹟出現;二則失去可敬的長者在我來說是不捨的,我一直壓抑著自己的脆性,以偽裝無恙,安恤話題勸進他沒有這回事會發生在你的身上,安慰著他要放心,科學發達,醫療又高明,五谷爺會保佑您的,他在家養病,我不敢留置太久,他卻要送行門口,我挽拒了他。

    藉說他發病時,曾兩度住進榮總,正湊巧治明兄正忙於栽植紅豆二甲地,白天工作,夫妻兩人與看護者輪流看守父親,克盡孝道,他的姪兒右明醫師親自回來兩趟與他看診,住埔里的次子昌明兄賣最珍貴的藥材與頂好牛樟菇給予治療,但一直不起色,在十月十一日午時西歸,或許這是神仙的安排,佛祖帶他到另一個極樂世界,讓他庇佑更廣大的人群,人生本是如此,有來終究有歸,他們子孫們默默的遙祭他在天之靈,他老先生的高風亮節恩澤情操,永遠銘記在他的朋友間,筆者今天以記實敘事轉述的情節,將他身體突其不適欠安,養病期間,我二度去看他老人家時與我對話情況描寫出來,確實他的因故離開了世間,讓好多人都感受到「不捨」,我發覺他老人家有如夥房兩側的轉溝般架勢(是客家人築夥房有轉溝屋的工法,是先人的智慧,就容同意味著做人要有擔當,有肩膀,照顧家裡的所有人,架起肩膀有如兩側的轉溝屋,聚水又納財的象徵,陳秀彩先生適如是個有擔當的人),其有被善男信女公推三屆獅形頂朝天宮的堂主,他老人家主持下,深受道親、廟友的愛戴。在他任內,廟裡前山後山建設殊多工程,確實他是值得人肯定的,我要大聲的吶喊:「秀彩叔跟著五穀爺升天了!」他慈祥又歡喜地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他很有農家精神,又有美濃精神的典範,永遠記在大家的心理,撫今追昔之餘才提筆敘文,聊表回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kka226 的頭像
hakka226

客家雜誌社

hakka2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