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見林清文的回憶       文:劉雙章

 

  在台北街頭,人頭湧滿串動著,上街途中曾偶而會碰到舊識,頓時在某處也會巧遇到鄉音與我相似的人,我會好奇地停下腳步,探問一下,您是客家人,是那裡人?正巧剛問到他,「他是美濃人」,知道後那種驚奇感受,在他鄉遇到故鄉人氣氛是親切高興的。

 大台北盆地下的美濃人,不是一盤散沙,早年有貧困的童年,知道鄉間務農過活日子,部份年青人、讀書人,想盡辦法籌點錢,到都市幹活、讀書,決定志向要走至艱困的路,從年少離家背井來到陌生的台北街頭,這批人同樣地在崗位上嶄露頭角,稍有成就安定後,才建立自己的家庭,他們是這樣辛苦過來,聽起前輩他們是這麼說:「他們一生什麼都經歷過,此生無悔,讓人自足了」。養子育女,長大後在職場上都有良好表現,這一點也讓他們非常欣慰。

 難怪有人豎起大拇指:「美濃人子弟有如此輝煌的戰績,怎不讓人刮目相看!」我認為:我們美濃人,在血脈相承的使命裡,有了交代,在歷史軌跡中有了亮光,但是,回過頭來我們同住大台北地區,有的相隔不遠,隱身在繁華的都市叢林,到底是為什麼?身為一個美濃人,除了努力打拼,追求更美好的生活外,我們是否應該緊密的連結在一起,用各種方式進行聯誼。

 前些日子我與何大律師、林貞澄老師共聚午餐,在聊談時,心頭怦然而動,提起是久未見的林清文鄉親,何律師要我聯繫,於是撥電話給劉富興老師要林清文教授家的電話號碼,得知後即刻去電林清文教授,在未告知情況下,突然致電給他,讓阿本哥嚇了一跳,從電話中說要去拜訪他,他先是一楞,然後以爽朗的笑聲回答說:歡迎美濃鄉親大家至寒舍一遊,於是在六月二十五日(星期六)早上十點廿分筆者與何春源、劉昭民、劉富善、賴漢生五人一同到了林清文教授新居大樓的家,從七樓探頭視野廣濶,宏偉壯麗,遠望著是木柵、汐止的山麓,起伏有緻,環繞至鄰近台大附近山頭(羅斯福路五段)是個好地方,是日桌上擺滿水果,事先泡好的阿里山高檔好茶點,以熱情示好招待我們,在喧嚷招呼中表示:「我們不得常有一起,悵惘之下來看您!」他非常高興,大家閒聊中話題熱絡不曾中斷,你一句,他一句,在場情景是歡動、氣氛是溫馨的,可惜林教授其夫人黃美智老師早在三天前去了美國,為將嫁女兒之事而忙碌,在聊談時他提到他弟弟林清吉教授,突其仙逝的事,讓他難過不已,他六度身體不適,前往醫院開刀,他六次前往醫院探望守護,沒想到他年青竟先他而去逝,在談話中看出他眼角含著淚水,聲音哽咽不已,希望在場各位要注意身體保重健康,他坦然告訴我們說,在他的未來只有「明天….與意外」所有鎖事只有看開點,人要懂得犒賞自己,在有生之年多做點公益之事,多協助與人,這是他的所求。

 憶起林清文教授令尊林阿五先生,早年由美濃橫街遷居至中壇部落與中壇派出所中段為毗鄰(與我先祖父劉阿和先生為世交,他們倆人一日早晚各一次互相造訪)。其父含莘耕作,種蕉有成,也改換了家境,早年培育六個子女,家境清寒,唯有大姐騰蘭雖聰明,無奈去學,其餘子女都是師範,畢業後在家鄉教書一職,而後清文、清吉才有轉進考上師範大學體育系,他家是全國模範家庭,在五十六年間曾是省主席黃杰親自造訪他家,曾造成地方上也是一件好事,轟動鄉里一時。令慈朱桂妹女士是龍肚庄朱屋人,一向生性慈藹待人,也是早年有名氣的產婆,多少個出生男女新生嬰兒是他媽媽接生的,她接生的巧手名風也流傳到鄰近的鄉里,小孩能順利誕生也是種下了不少福根啊!是功勞一件,在地方上讓人永傳不忘,這是無法用筆墨來形容的事實。在兩蔣時代年青的林清文是全國大專生代表,身強勇健又鋒芒畢露,當年曾是省運三鐡勇將,在十項全能競賽曾榮獲名次,與吳阿明、楊傳廣同列為看好的優秀運動員,不比上下,當時一直讓美濃人與有榮焉,他在淡江大學一直教學到八年前退休,他的交際手腕廣泛,層次上下都有,所知與兩蔣一脈相傳下之政治人物還是互相來往,目下也尚有每月長青高爾夫球聯誼活動,不打球,就飯局相聚,還有南師聯誼會他會參加,大致鄉親都知道,他在一次裡與蔣經國去霧峯看歌唱表演,看見湯蘭花在舞台歌唱,他首先發覺她是可造就之才,是可以雕磨成就的,就帶她到台北找名師教練唱歌,他是湯蘭花的貴人,也是啟蒙老師,她終於熬出苦頭成為名歌星影視雙棲明星,她非常感激林教授。

 聊至趣頭未了時,時鐘已過了十二點十四分,他預先訂桌在福華大飯店三樓(江南廳)用餐,我們接受他的豐厚高尚菜餚的款待。臨走時正是下午二點五十分了,並交代我擇日邀請同鄉會理事長楊富榮先生、總幹事鍾立川先生、他的小學同學楊興財先生、鄉親邱文翰先生、賴漢生先生與筆者再次相見,於是七月廿九日(星期五)再次造訪他,他仍然熱情招待大家,林清文教授一再肯定同鄉會理事長楊富榮先生平日善舉又是年青有為,創業有成,讓他敬佩不已,同樣的安排在福華大飯店宴請鄉親。

 閒聊中也再次却先讓我們回味在美濃過去生活中的共同記憶,幸好有荖濃溪孕育了我們,它是我們衣食父母,它帶給我們驕傲,深深體會到、看到雄偉壯麗的月光山,日夜地呵護著我們,喝荖濃溪的水,延續了我們生命之泉,這就是美濃人一種福氣啊! 久逢遊子相聚也是手足一種歡趣吧!筆者是順乎平常心,這是我們當日去他家造訪的情景,也不吝非存有傲氣之舉,筆者更不會用他人威風加以顯耀吹噓,而是將林清文教授他家的家風是「樸實」自居,也是已故林阿五耆老一向的作風。以記實敘事轉述的情結,將他的一部份縮影描寫而已,確實他是值得人肯定的。撫今追昔之餘,才敘文聊表回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kka226 的頭像
hakka226

客家雜誌社

hakka2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